筱晓

目前在DC大坑中,爱蝙蝠家也爱闪家,CP杂食,漫威最爱小蜘蛛

[无授权翻译][Bluepulse]under sideways down

大学AU,关于少正成员们的未来大学生活。标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好,其实可以理解为类似“在旁边”的意思。

分级:全年龄(G)

警示:无警示内容

背景:少年正义联盟动画,DCU

Beta reading(校对): @摸鱼  @桔子熙 

原作者:finkpishnets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516

授权:问了,但是还没要到


正文:

Jaime的室友有个新女友。她叫Amy,主修化学,有着一头金发和一双棕色的眼睛。Jaime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赞叹Jaime有多可爱并表示至少有5个她的朋友不会放过和他一起出去玩的机会,如果他有兴趣的话——?

“不,谢谢了,”Jaime说道。Blind date(由第三方介绍而成的初次约会)让他感到恐惧,而且“我是个背上有个外星甲虫的义警”并不是一句适合用来搭讪的话。

Amy本还想争辩些什么,但是Bart来了。Bart就这么闯进了宿舍,好像这就是他家一样,直接躺倒在了Jaime的床上。Amy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Jaime明白,Bart就是能让别人有这种反应的人。

“你们要出去了对吧?”Bart问道,因为有别人在的时候Bart和Jaime熬夜打使命召唤似乎显得不太礼貌,而且没人看得惯他俩打游戏的独特方式。Jaime的室友Jeremy点了点头,把女友拉去看电影或共进晚餐(或无论什么新情侣应该在周五晚上做的事)。

Jaime没有错过他们出门时脸上意味深长的表情。

“她很辣,”Bart说道。他已经打开菜单界面了。Jaime只是耸了耸肩,蹭了蹭Bart让他在床上挪出些位置。

“哦。”

Bart抬头看了看Jaime,眨了眨眼,“你难道不这么觉得吗?”

“我不知道。”Jaime说道, 趁 Doritos玉米片[注1]被吃完之前顺手抓了一把,“我猜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哦,”Bart又把身体转向了电视,“Cool。”

Cool,Jaime想着。OK


+ 

 “课上得怎么样啊?”Tim问道,用餐巾纸清理着制服上不知从何而来的血迹。这不是他的血,不然他们之间的谈话就不会如此无趣了。

“呃,”Jaime让脖子扭得发出了咔嚓声,“好吧,文学课真的变态。”

在他们前面,Cassie听Bart讲了某个故事后仰头大笑着,Jaime在想他是不是可以把历史课论文再拖延几个小时,回地面上和大家一起好好放松放松。但他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而且他还有两组三角函数题和一个生物实验要赶在周一前完成。

“Cassie今晚也要回家,”Tim说道,“她妈妈想让她周末待在Gateway City[注:神奇女侠的城市]。”Jaime突然看向了他,Tim笑了但没说话,转头就去和Barbara聊天了。

 “哥们,”Bart大声说道,用力摇着Jaime,“快点!如果我帮你补习数学,在你Zeta传送回去之前我们还有时间喝奶昔呢。”

Jaime加快了动作,没再直视Tim。


+ 

这极有可能是Jaime第一次喝醉,和Tye在他爸的棚子后一起小口喝温啤酒那次不算。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温暖又迷糊,甲虫的声音仅仅是脑后的回音。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因为这是他所不熟悉的,所以他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有个女孩正在和他聊她喜欢的乐队以及为何她的哲学教授是个天才,Jaime跟着附和点头,背靠着厨房的桌子以保持身体平衡。那个女孩有点让他想起Zatanna,也是黑发并且充满热情。他在试图阻止自己之前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那个女孩,言语不经意地就从嘴里冒了出来。

她大笑着,好像这是她听过的最棒的事情一样,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Jaime低头对她笑了,顺手又拿了一杯酒。

 “你想离开这里吗?”她问道。Jaime想答应她,想要跌撞地走进某人的宿舍然后体验一些新事物,但是他却摇头了。他向女孩靠得更近了些,这样他说话的声音就不会被隔壁突然传来的音乐声盖住。

“有个男孩,”他说着,诚实像一件装甲一样包裹着他,“有个男孩——”

“啊,”她有些失望,但依然保持着微笑。当她问Jaime能否和她一起跳舞时,Jaime牵起了她的手,让她领舞。


+ 

Jaime的春假前半段是在星城帮绿箭侠拯救世界中度过的。他准备回学校的时候刚好是一周的正中间,他在大学里的朋友们都还在巴拿马陶醉地享受海滩风光呢。他知道他其实可以飞去和他们一起度假,但是他的身体沉重又劳累,而且他实在不想错过享受空宿舍的好机会。

当他回到宿舍的时候,Bart已经在等他了。Bart倚靠着宿舍门,用脚拍打着地面,好像他没法分子振动穿墙进去一样。Jaime感觉他身体里的什么东西放松了。

“别抢我的被子。”Bart说得好像每次抢被子的是Jaime而不是自己一样。

Jaime翻了个白眼,拿出了宿舍的钥匙,并且试着不从他无法抑制也不想抑制的微笑中透露出自己所有的秘密。


+ 

“你男朋友最近怎样?”Amy——他室友那个不怎么新的女朋友——问道。她正在等他男朋友结束下午的课,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去和她爸妈吃晚饭了。

Jaime从他的物理书中抬起头来,眨了眨眼。

他不是我男朋友啊,他想着。

“挺好的,”谎言轻易地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他挺好的。”


+ 

周三下午Meg请了他几杯卡布奇诺。

(他就是这样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的。那天早上他还带着宿醉的强烈昏沉感,他想要咖啡,却碰巧遇见了她。她在听Jaime要点什么的时候一直在嘲笑他,而且即使是在冷冷的日光中,她还是会让Jaime想到Zatanna)

“那个男孩怎样了?”她依然只能这样称呼Bart。他们还没碰过面呢,一部分原因是运气问题,另一部分是因为Jaime。

“你是这周第二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Jaime答道,Meg轻哼了一声。

“最坏情况下又能发生什么呢?”过了一会后,她轻轻地说道。

Jaime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 

期末考试季让Jaime见到图书馆的次数比他所希望的还要多。一段时间后,那些考前临时抱佛脚的夜晚在他记忆中逐渐模糊地融合在了一起。在周五的晚上,他已经准备好掉进床里,直到他的脑子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再起来了。

 可是当他回到宿舍的时候Bart已经在他的床上了,身体蜷曲着,轻声地打呼噜。他紧紧抱着Jaime的枕头,做梦时睫毛的影子映在脸颊上。Jaime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什么东西充胀了,脚步也变得沉重,Jaime在想爱是不是会让每个人的躯壳都感到如此不适。

“别抢我的被子。”他轻轻说道,脱掉了自己的运动鞋和牛仔裤。Bart没有醒,但是Jaime能看到他脸上露出的美好笑容。


+ 

Jeremy的商业基础课项目要求学生为自己创造的棋盘游戏设计广告宣传活动,所以现在Jaime正坐在两张床之间的地上,Bart撑着身子坐在他旁边,Amy正在对她男朋友存在作弊嫌疑的一步棋提出严重警告。

“我还是不太明白我们到底在玩什么。”Jaime轻声说道。Jaime的嘴离Bart的耳朵几乎有点太近了。Bart咧嘴一笑,俯下身把自己的棋子挪了五步,当Amy用一本《艰难时世》[注2]砸Jeremy的脑袋的时候他大笑起来。

之后他们一起去了食堂。Bart精心讲述的故事让大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Jaime对此翻了翻白眼。气氛一直都很舒适活跃,直到Amy笑着说道:“哪天我们应该来一次真的doubledate(两对情侣一同参加的约会)。”

Jaime感觉整个世界都突然停止转动了。虽说他现在已经习惯甲虫的存在了, 不穿装甲的大部分时候都能无视他说的话,但是他感觉自己又突然变回了那个刚被蓝甲虫附身的十五岁男孩,甲虫正对Jaime的惊恐情绪作出反应,告诉他“消灭她,消灭她”,直到Jaime已经无法忍受准备逃之夭夭——

此时,Bart把自己的手放到了Jaime的手上,将Jaime紧紧抓着桌角的手指松开了。Jaime闭上了眼睛,让Bart使他稳定下来,直到整个世界重归于平静。

“那应该很棒吧。”Bart答道,听上去就像他真的这么认为一样。

Jaime盯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试图保持平静的呼吸。


+ 

“我喜欢你。”他之后坦白了,因为今天他几乎要因为只有对他来说才重要的秘密失去一个朋友了,为了维持友谊再羞耻一些也无所谓了。

“我知道啊,”Bart说,“你真是个傻瓜,我知道好久了。”

“哦。”Jaime应道,此刻他希望地上能开一个口子让他就这么掉进去。

“别这样,”Bart异常严肃地说道,有时Jaime会忘记Bart到底有多了解他,“准确地说,是我先喜欢上你的。”

“是吗?”Jaime突然感觉这一切对他来说太多却又不够。

“是的,”Bart说道,他的笑容是如此明亮以至于Jaime几乎失明,“我一直都比所有人都快哦。”

当他亲吻Jaime的时候,他似乎在证明什么。


+ 

Jaime在凌晨一点给Meg发了一条短信,因为他觉得他必须得把这事告诉谁。他小心翼翼地不吵醒紧靠在一旁的Bart。Bart睡觉时温暖的鼻息呼在Jaime的锁骨上。

那个男孩也喜欢我

我本可以早点告诉你的,Meg回复了。明天带他一起来喝咖啡,我想见见他,看看他是不是比我还漂亮。

“怎么了?”Bart咕哝道,贴得更近了。Jaime想,我不会再要求比这更多了。

“没什么,”他的手指捋过Bart的头发,吻了吻Bart的嘴角,“继续睡吧。”

“别抢我的被子。”Bart说着,眼睛渐渐闭上了。Jaime觉得他永远无法停止微笑了。

 

没什么实际用处仅仅用来满足你们的好奇心的注解:

[注1]Doritos玉米片:欧美常见零食,如图


[注2]《艰难时世》:英文名Hard Times,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小说,描述了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

 



评论(3)
热度(19)

© 筱晓 | Powered by LOFTER